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

小巴黎之約(11)戰爭遺跡博物館

2017年4月26日 


我們從距離胡志明市東南方約
120多公里的頭頓市,
乘車回胡志明市參觀戰爭遺跡博物館
在車廂上觀望街景和聽導遊的介紹後,
有以下的感受。

在旅遊期間的第一、二、三天,
也感覺導遊李先生談笑風生,第四天
即是今天李先生在旅遊車上介紹越南風土人情和民生,
句句說話都用香港、中國與越南作比較之餘,
經常扭曲和矮化香港、香港人,起初我沉著氣,
 以為他講幾句,也當講笑便算了,
期間我也表達香港人勤儉才能過安穩生活,
 希望他醒覺收口,怎料他越講越有,
李先生還回敬我:「越南是窮風流餓快活」。
我不介意李先生頌讚越南,
他對香港也有曲解,但無論曲解與否,
能踩踏香港作比較,這是令我感到很氣憤。



我懷著愉快的心情,享受越南風景和美食,
住宿膳食安排我都感到滿意,
唯獨對李先生的言論非常氣憤。




來到戰爭遺跡博物館大堂,
有三層的戰爭遺跡博物館建立於1975年,
室內展示以照片和模型為主,
透過照片和模型看到戰爭的殘酷和傷害,
戶外展示區有多款重型戰車和武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曾經震撼每個人的越戰女孩,
轉載:

越南
【莊蕙嘉╱綜合外電報導】

越戰時一名越南女孩家鄉被轟炸,

衣服著火後一絲不掛,在路上狂奔哭號的照片,

成了最知名的戰地照之一。

40年過去,照片中的女孩已是中年婦人,

她說從未忘記那夢魘般的一刻,

「我想逃離那個女孩,但她不放過我」。

1972年6月8日,9歲金芙住的展鵬村,

遭南越戰機丟汽油彈轟炸,她背部和左手著火,

衣物被燒光。她邊哭喊「好燙!」

邊跟著村人跑到路上,

被美聯社華裔越南攝影記者黃公崴拍下照片,

並送她就醫。

隨後黃公崴洗出這張令人震撼的照片,

但牴觸美聯社「不得刊登裸露照」規定。

經主管力爭,照片發出震驚全球,

被反戰者引為象徵,

翌年更贏得普立茲新聞攝影獎。
金芙全身30%三度灼傷,

黃公崴等外國記者助她就醫。

數年後越共政府發現她就是照片中的「汽油彈女孩」,

利用她當政治宣傳工具,讓她生不如死,

「我恨不得和親人及士兵一起死了算了」。


1986年金芙獲政府特許赴古巴求學,

認識也來自越南的夫婿,兩人於1992年結婚。

 金芙在蜜月回程班機於加拿大加油時跳機申請庇護。

如今她定居加國,育有兩子;

她仍在意身上的傷疤,常穿長袖衣服。


金芙和恩人黃公崴多年來保持聯絡,

黃暱稱她「我的女兒」。

經這麼多年,金芙總算敢正眼看這張照片,

從痛苦中解脫。  


我入到戶外侵越戰爭模型監獄參觀


斷頭台




虎籠是一間沒有屋頂遮蔽的牢房,
讓犯人日受風吹雨打,
且會灑下石灰侵蝕皮膚。









離開那令人沉重的地方,
看看那如蜘蛛網的電線,
希望越南人民繼續安好。


  
。。。待續。。。

維港風光

4月下旬天氣尚未炎熱, 同學約埋寫生兼吃生日晚飯。 下午3:00,師生一行九人到達銅鑼灣避風塘, 乘坐舢舨到達遊艇會,經過 遊艇會步行出堤霸, 沿途清風送爽,我用手機留下維港風光。   ...